旅行家专栏 > 鸡狗乖图书馆的专栏 > 黄背心

黄背心

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    |    已有2745人阅读

谁也没想到黄背心这帮人会闹这么久。

 

整个运动起源已经记忆模糊,某个周六,从新闻得知黄背心抗议,触目惊心的新闻画面传来,花都巴黎的街头现已仿若战地,满目疮痍。

 

我俩还开玩笑,说这些法国人浪漫成性,原本便不把罢工当回事。这确也是事实,在此地的几个月间,不少次清晨出门,见昨晚的垃圾仍四处纷飞,那就心里有底,八成收垃圾的罢工了。甚至前几趟来法,计程车司机们为了抗议Uber抢饭碗,不但集体罢工,还暴力阻断机场高速,导致任何出入境的旅客,最后都落得在高架桥上,拖行李箱徒步赶飞机的惨况。

 

无论是抗议者或是普通民众,面对罢工,都已近似家常便饭,假日走上街头,隔天回到正轨,喝杯expresso抱怨周一以及宿醉,然后慢条斯理的清醒,似乎前晚的群情激愤根本没发生过,相当形式化。总之黄背心事发当时,我们正位在这个地中海沿岸靠近西班牙的南方城市,相距巴黎七百多公里,以为也就像常规罢工,只是手法稍嫌过激。

 

直到即将前往马赛,出行前一刻,我忽然接获来信,客运公司告知,预订的那班大巴临时取消。事出突然令我急得跳脚,我们是前去转乘搭飞机的,到不了马赛,那飞机也赶不上。我一边气愤客运公司行事竟然如此不周到,然而一边也没法可想,只好另觅他途。然而一查,才发现同路线的大巴全取消了,原因是城际的高速公路封闭。进而了解,抗议人士把收费亭强行拦堵,黄背心已从北方延伸到南方。这是我们与黄背心的第一次接触。


圖片來自Instagram ickle_kittie_34

圖片來自Instagram virginieoulhen

圖片來自Instagram francoiserrerab

(我住的南法小城黄背心也周周闹事  圖片來自Instagram ickle_kittie_34

 

之后的每个周六,黄背心新闻越演越烈,不但没有随时间淡去,似乎还来势汹汹。直到某周,房东特别跑来敲门,要我们隔天最好待在家,据说城里会有事。当天晚上,我收到朋友传来的讯息,她刚刚从外地进城,对状况一无所知。

 

“电车居然都停了!”不得已她只好在大街上步行。

“天啊,到处都是一堆一堆烧焦的残骸,还在冒烟,全都堵在电车道上。路上好多警察。到底怎么回事?”原来又是黄背心,当天稍早,在城里纵火烧车,警方与之对峙,不得已放出催泪瓦斯,闹事群众便沿途边躲边呛边破坏,画面不像战场,反更像演末日殭尸片,人类文明即将被摧毁。所幸朋友来得晚,深夜里抗议已平息,不然躬逢其盛,恐怕十分危险。

 

根据主流媒体例如法国回声报调查,以及国家养老金管理局的纪录,全法国目前约有近五成的人口不工作,正在接受国家失业救济金、各式津贴,以及养老金与退休金的补助。其中包括了那些小于25岁的青年和儿童、大于65岁的老人、以及介于之间的无业、低收入者。

 

也就是说,国家所有开销的这副重担,就落到了剩下那半数劳动人口肩上,可想而知赋税之重。因此当燃油税宣布调高,民怨一触即发,这正是黄背心运动的由来。受害最深的,特别是劳工与农民,他们工作虽然勤恳,然而生活交通、农作整地,全与燃油息息相关,这项开支一涨,干扁的荷包更加困顿,因此原本都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,现也走上了街头抗争一途。

 

在首度黄背心抗争的两个月后,J与我驾车回巴黎。从南方一路北上,途中打算顺道在法国四处看看,于是便绕道圣米歇尔山。这个世界文化遗产位在法国西北方的诺曼第地区,也就是二战时知名战役诺曼第登陆的地点,海岸平浅。七世纪时,修士们收到天启,开始在圣马洛湾中一座近海岸的巨岩上,建起教堂与修道院,现在仍是天主教的圣地。这块巨岩平时被沙洲包围,一遇涨潮,海水涌灌进海湾,水面急剧上涨,巨岩登时化身海中小岛,其上之城就如同漂浮在水面般空灵奇幻。

 

可惜此时正是冬季,连日来北方的天候持续阴湿,我们已无缘圣山从水中拔起与倒影两相望的美景,而且更无巧不成书的是,今天是个周六——黄背心活动的时刻。

 

小岛不开放外车入内,游客的车辆必须停在大陆侧的停车场,然后再改搭摆渡车进城,当然若是水面远退,大概也能步行跨越。我们在绵绵细雨中总算到达,却发现场面混乱,几堆人各占一角,其中有些是警察,荷枪实弹,有些则是身着黄背心的民众。绕路两匝,车道被人群挤迫难行,J想放弃,但我却不死心,毕竟也是开了几小时车前来,虽然视线不佳,但说什么我也要下车看一看。

 

绕了第三圈,终于勉强地在警察与民众的夹缝之间,钻进停车场入口的通道。然而一位黄背心大妈,已将入场的栅栏据为己有,在旁守候,凶神恶煞一样。我们心有之前新闻画面的余悸,心中揣揣,大妈该不会是在守株待兔,专事放火砸车?她敲敲我们车窗,递进张停车票卡,说起法文,我们半天才懂,原来是在说“停车免费(言下之意:此地黄背心已经占领了)!”,我们两外国人觉得很新奇,居然感觉今天走运,笑了出来,大妈也笑了。


(圣米歇尔山在风雨中只剩下一点稀薄的影子)

 

在海岸边的冷风雨雾之间,圣山只有一抹朦胧稀薄的影子,我没支持住多久,露出在外的双手已冻僵,速速扫兴返回。离开停车场之际,黄背心们正和乐融融的在寒冬中,聚集着烤香肠,自己吃完,也分给旁边的警察吃。警察奉命来“关照”,但也无力阻止公民行使集会游行的权利,久而久之就全变成朋友了。

 

有法国朋友说,黄背心之所以受到民众支持,是因为他们的作风简直有点行侠仗义:盖住收费亭,驾驶可以免费使用高速公路,或在路边分送食物给路人。我们今天就体会到了,景区免费停车,的确受惠不少。


(黄背心守在停车场的出入口)

(黄背心行侠仗义的霸占景区停车场,停车免费,大家都笑了)

(黄背心抗议者从窗外塞给我们的传单,解释这整个运动是怎么回事)

(黄背心抗议者守在路边,向途经的所有汽车一台一台的发送宣传单)

(黄背心导致交通瘫痪,他们在路中间聊天抽烟,不愿意移步)

(警察与黄背心在停车场外)

(离去时,他们正聚在一起烤香肠,也分给一旁的警察)


越近巴黎,黄背心的身影越显频繁。直到我们人车被堵在某城镇的路口,近一小时。起初推测可能是前方事故,不然这条路明明车流不大,怎会塞成这样?总算轮到我们上前,才看清又是黄背心捣蛋。他们就在路上走来走去,无意义的延误交通,仗势车子不敢碾压,在行人跟前停下,然而他们却不移步,就在马路正中间聊天抽烟发呆起来,久久才让三五辆通行,接着又故技重施。

 

路的另一头,那群年轻人则更直接,烧了桶汽油,倒在路上。那条路是卡车货车专行,后方已堵了一长排二三十辆卡车、砂石车。司机们也没动怒,因为外面冷,各个只能坐在车上干等,总之他们今天跑的这趟车,是不可能如期到达目的地了。


(终于来到巴黎的酒店,打开电视新闻,黄背心依然在聚集,警方已经准备了烟雾弹,做好驱逐闹事者的打算)

 

“我可是决不认同黄背心,”前几天与法国朋友喝新年下午茶时,中产阶级的她愤怒表示:“现在年轻人,都不愿意工作,这样不对。”她看着一旁刚刚上大学的女儿,意有所指:“工作是很重要的。这是一个人价值的体现。”

 

人文主义的中心精神,便在自由与平等。自由在于,相信每个个体都神圣、不可被侵犯,所以每个人都有行使自己意志的权力。而平等则意味着,珍视身为人类的普遍本质,而不只是看重某项边际特质,“举例来说,如果富人比穷人有特权,就表示重视『金钱』这项边际特质,超过了人类的普遍本质,因为不论贫富,人类的本质都应该相同。*”因为对人文主义哲学的信奉,于是文明社会中的每一分子,才愿意额外付出,为此至高无上的精神服役。这股扶贫济弱的强大力量,便是社会福利制度。

 

它保障了失业、无业的那一半不致沦为路旁冻死骨,但它更加诸这些弱者至高的权力:能向集体要求利益均沾——有时甚至显得理直气壮,甚至将自己的落难归罪于社会。当然其中许多人是身不由己,或只是短暂的过渡期,那这笔补助金可以帮忙一时的困境,然而更有一些人,却钻起了体制的漏洞,利用它的盲点。我曾听说眼下不少法国年轻人,他们先在正规机构工作一两年,以符合领失业救济金的资格,然后想办法被公司开除,之后便能每个月领上一笔补助款。这笔钱说多不多,但也有五六百欧元,年轻人买张便宜机票,飞到泰国等消费低的亚洲国家,在那里逍遥生活。

 

这些投机分子越来越多,使补助金的本意变质,也让为保护人人自由平等的社会正义,从根本上开始动摇。就像黄背心运动,随着时间拉长,原本减税与民生的理念,逐渐沦为投机分子以及取巧者趁机暴动破坏、向政府无理索求的借口,而国家机器却拿他们毫无办法。

 

我想起了在“人类简史”里,历史学家赫拉利主张,历史本身是没有目的的,“无论我们把历史发展的动力称为博弈理论、后现代主义或是迷因学,『提升人类福祉』绝不是其主要目标,并没有证据显示,史上最成功的文化就一定是对人类最好的文化,而就像演化一样,历史的演进并不在意生物个体是否幸福。”

 

也许我们追求的文明和进步,也像是盲目的历史女神克丽欧,无关善恶,也没有好坏标准,她姗姗移步,从一个岔路走到下一个岔路,选择的原因神秘而不得而知。

 

我们总算通过了黄背心阻路的这道关卡,看着后照镜里,浓浓燃烧着的黑烟,抗议民众仍在持续,卡车司机与众人则仍然沉默。法国,经历了十八世纪历史学家口中“迄今最伟大、最激烈的”大革命,所争取得来的现状,似乎已变得有些难堪。我质疑,那曾经是许多人用生命去追求的、最崇高也最圣洁的自由和民主,至今仍继续带给人类的,究竟是更大的幸福,还是满目疮痍?社会福利,究竟还存有多少比例的同舟共济的好意,抑或已扭曲成了盲目而愚昧的官僚体系?

 

文明有没有可能,在某个时刻,假自由之名,已经使民主变成了合法的暴行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微信公众账号:“寻找旅行家”,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,欢迎关注,互动有奖^_^



上一篇: 魔笛与电车

鸡狗乖图书馆

由两位馆员鸡+犬组合而成,专职旅行。两人从自驾到骑行,从酒乡到遗迹,从大陆棚到基地营,从路边摊到星级美食……不设限旅途。鸡,韩裔美国人,挑夫、订票机器人、英文写作。犬,台湾人,中文写作。TA的窝鸡狗乖图书馆

专栏最热文章

专栏其他作者

  • ???м?王婧?????

    王婧

    SocialBeta联合创始人。
  • ???м?张洁平?????

    张洁平

    香港媒体人,曾任职《亚洲周刊》、《阳光时务》,现任《号外》杂志副主编。
  • ???м?寇青?????

    寇青

    最喜欢带着任务和目标长途旅行的85后北京土著。
  • ???м?曾敏儿?????

    曾敏儿

    旅行作家,四川人,居广州;热爱旅行和文字,曾出版《刹那芳华》《香格里拉的前世今生》《广西行知书》《行走大埔》《让我在路上遇见你》等。
  • ???м?《ACROSS穿越》?????

    《ACROSS穿越》

    《ACROSS穿越》杂志是南方报系《南方人物周刊》出品的高端人文旅行与生活方式月刊,杂志倡导“让精神跟上你的脚步”的新型阅读理念,穿越文化、穿越时间、穿越空间。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申博在线手机下载登入
页面底部
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下载 澳门赌场 太阳城集团 太阳城会员登入
申博在线网址登入 电子游戏支付宝充值 www.38818.com 太阳网上娱乐登入
申博游戏 申博太阳城登入 澳门星际赌场 ag真人娱乐
申博现金网 太阳城会员登入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娱乐官网
申博网址 申博娱乐 申博现金百家乐 ag真人娱乐